骁骁资讯网

迷雾惊情

2020-06-30 10:54:17

晨曦的山谷,四下里萦绕着一缕缕轻烟般的薄雾,如同画中仙子身上的裙带一般,空灵飘逸。

山下村落的一户人家里,娇巧可人的周莲姑娘正不停忙碌着。

今天是她的心上人顾斌参军的日子,她在为他准备路上吃的干粮。

她匆匆用竹笊从锅里捞出几个煮熟的咸鸭蛋,沥干了水。然后又将几张喷香的葱花饼卷好,和鸭蛋一并塞进了蓝色碎花布包里。带好门,骑上自行车就往顾斌他们的集合地赶去。

还没等到地方,周莲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人头攒动,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她把车停在路边树下靠好,拎起包就往人群走去。

眼尖的她一眼就看见了新兵队伍中的顾斌,于是扬起了手中的蓝布包朝顾斌挥了挥手。

顾斌也看到了周莲,他赶忙从队伍中跑了出来,来到了周莲的近前。

“给你,路上带着吃!”周莲说着将布包塞到顾斌怀里。

她仰脸看向心上人,只见眼前的顾斌一身崭新的军装,胸前还别着一朵大红花,格外得精神抖擞,干练挺拔。

周莲羞涩地一笑,接着正声道:“去了部队一定要好好训练,服从部队领导的命令,争取立功,最好能拿块军功章回来!”,“遵命!”顾斌抬手敬礼,样子很是滑稽,周莲见状不禁莞尔。

旁边的队伍里有人开始呼唤顾斌的名字,顾斌只得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周莲,往队伍中跑去。

他一边跑还一边不停地大声喊道:“阿莲,我走了,别忘常给我来信啊!”,周莲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酸涩,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她和顾斌从初中起就是同学,青梅竹马的感情早就悄悄滋生在这两个年青人之间。

但两人的恋情一直无人知晓,因为顾斌想等自己有能力,可以给予周莲稳定的生活时,才去周家提亲。

高中毕业后周莲留在了村里的小学做代课老师,而顾斌则选择去部队当兵。

虽然今后两人之间的距离遥远了,但是周莲相信,无论是多远的距离也隔阂不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因为两颗相爱的心与心之间,并不遥远。

夜,静静地来临了。屋边的野地里“嗡嗡”的虫鸣声此起彼伏,远处的群山也环绕上了一层层薄雾。周莲坐在灯下,提笔在白色的信纸上写下一行行娟秀的字。

她要把自己对顾斌的思念化成一个个文字,然后全部揉进信里去。她相信顾斌在看了这些信之后,一定会产生和她一样的共鸣。

就这样,一封封信件牵扯着这两个相距几千公里年轻人的心,在一个个无人的夜晚慰藉着这两颗饱受思念煎熬的心。

人或许,天生最害怕就是孤独,最难捱过的也是孤独。

白天,周莲在学校里认真教学,精心授课,让自己忙碌,充实起来。可是到了晚上,长夜寂寂,辗转难眠……

这天上午,周莲正在给学生们讲课,突然腹中一阵绞痛。她猫着腰,将肚子抵在讲桌上继续上课,想坚持到下课铃响。

但是没想到,腹中的疼痛越来越急,越来越狠,她眼一黑,当即摔倒在了地上。

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吓坏了,有的跑到讲台上想扶起老师,有的则奔出去大声呼救。

操场上,有一个班级正在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李东看见从教室里飞奔出来的学生,忙上前询问。得知情况后,他赶紧跑到周莲所在的教室。

此时,周莲倒在地上,面色苍白,气息微弱,人已经陷入了昏迷。李东没敢迟疑,在学生的帮助下把周莲背在了身上,慌忙朝卫生院奔去。

赶到卫生院后,里面的医生经过诊断发现周莲是急性阑尾炎发作,于是赶紧为她做了手术。

观察室内,挂着点滴的周莲渐渐清醒了过来,映入她眼帘的是李东那张关切的脸。

一旁的护士见她苏醒了,一边给她换了瓶药水,一边对她说道:“醒了啊,你这次真该感谢你男朋友!知道吗,要不是他送你来的及时,还差几分钟你的阑尾就要穿孔了,那个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护士换完药水带上门就离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了周莲和李东二人。

“真是谢谢你啊,李老师!”周莲感激地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你没事就好!”李东忙摆着手说道。

“闺女啊,你这时怎么了啊?”门从外面被推开了,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她是周莲的母亲。

“妈,我没事,这次多亏了李老师,是他把我送到这的!”周莲对母亲说道。

周母忙上前握住李东的手道:“真是谢谢你啊小伙子!等周莲病好了,一定请你来家吃顿饭,我们全家要好好谢谢你!”。

“您客气了,大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真的没什么……”李东用手挠着头,腼腆的笑着说道。

床上的周莲看见他的囧样,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猛地挣到了腹部的伤口,转声叫道:“哎呦……”屋里的几个人见状,一时间都笑了起来。

病好后,周莲回到了学校,在教室门口碰巧偶遇到了李东。

“早,上班了周老师!”李东热情地上前向她打了声招呼,金色的阳光映在他的肩上,干净俊朗。一时间,竟晃了下周莲的眼。

“早啊,李老师,我先进教室了!”周莲羞涩地一笑,低头走进了教室。

中午吃饭时,周母对女儿说道:“晚上让那个李老师来家吃顿饭吧,上回多亏了人家,不然你小命差点没了!”,周莲接道:“妈,看你说得,哪有这么严重!”。

“话可不能那样说,人家和你非亲非故的能这样帮你,这得是多好的一个人啊!就这样定了,晚上喊他过来!”周母佯怒道。

“行,行,不就是吃顿饭吗,看你急的!”周莲扒拉了几口饭菜,拎包上班去了。

到了学校,她来到李东所在的那间简陋的办公室,对他说了晚上去家里吃饭的事,李东爽快地答应了。

看到周莲离去后,一个屋的其他几个老师忙聚到李东桌前打趣道:“你小子这次英雄救美,后福不浅啊!周老师可是咱这出了名的美人啊,哈哈!”,李东笑笑没说话,任由他们取笑……

晚上,李东如约来到了周家,还带来了一小袋自己在宿舍外空地上种的黄瓜。

李东家本在邻村,年幼时双亲就过世了,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当年读师专的学费也是村民们一起凑的。

所以毕业后,他选择回到家乡的学校任教,为的就是报答这些质朴的村民们。

饭桌上,周莲的父母不停地为李东夹着菜,热情地招呼着他。李东一点也不局促,一桌几个人这顿饭吃得倒也热热闹闹。

饭后,周家父母在厨房收拾着碗筷,周莲的弟弟回到自己屋去复习,他马上要高考了。

而周莲和李东则坐在大屋的桌前,谈论着彼此工作上的事情。

交谈中,李东不时流露出的对于工作和人生上一些问题的独到见解让周莲很是赞同,对他不禁刮目相看。

望着李东谈笑自如的神情以及他灼灼生辉的眼睛,周莲的心怦然一动。

自那天起,周莲和李东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关系就近了起来。工作上互相指导,互相进步;生活上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爱的情愫在两人之间如春草般迅速生长,蔓延无边……

周莲那颗孤单的心得到了慰藉,脸上洋溢着动人的笑容,整个人如鲜花般灿烂,绽放着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风彩。

周莲的弟弟高考后去了外地读大学,家里和地里的很多活指望周莲和父母是干不了的。

所以在空闲时间,李东经常来到周家,忙里忙外。后来周莲家翻新房子,将原先的老房改建成一套带有阁楼的三层小楼也是李东整日帮着买材料,运材料,出了很多力才盖起来的。

看到小伙子如此勤快能干,周莲的父母很是满意。虽然李东的自家条件差了点,但他们还是默许了女儿和这个小伙子……

周莲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把曾经的恋人顾斌渐渐抛之脑后。而远在异地他乡当兵的顾斌也从周莲越来越少的来信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一年后,顾斌退伍回乡,兴冲冲地走在村间的田埂上。这次回来,镇上给他已安排好工作,在一家私人工厂里干保卫。

他回到家把包袱一放,顾不上和家人说话,就往村小学奔去,他要给周莲一个惊喜。

顾斌站在校门口抽着烟,焦急地等待着。放学铃响了,学生们涌了出来。顾斌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周莲娇小的身影,他飞奔着迎了上去,冲到了周莲面前。

周莲被眼前突然其来的人吓了一跳,当看清楚是顾斌时,她一时间怔住了……

她有些尴尬地看着面前这个曾经喜欢过的男人,几年不见,顾斌的脸晒黑了,身体也瘦削了不少,但是眼睛却显得格外的大。此刻,他正睁大了眼睛深情地望向她……

顾斌上前想去拥抱周莲,但是周莲却闪身躲了过去。顾斌以为她是害羞,笑了一下开口说道:“晚上没事,去家里吃顿饭吧,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哦,不,我晚上家里还有点事,改,改天吧,我先走了!”还没等顾斌把话说完,周莲就一口拒绝了,然后快步离开。

望着周莲越来越远的背影,顾斌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忧虑,他用脚轻轻碾着掉落在地上的烟头,陷入了沉思中……

顾斌家就在隔壁村,离这并不远。以前读书的时候,周莲也曾去过几次。顾斌的家人对于小巧的周莲也非常喜欢,每次见她来,都会把家里一些好吃的东西拿出来招待她,所以彼此间并不陌生。

“为什么刚刚她就拒绝了呢,而且态度很是坚决,难道她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顾斌想了半天不得其解,只得怏怏地离去了。

这一夜,顾斌没有睡好,他的脑子里充满了疑问。同样没睡好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周莲,她的脑子里充满了愧意。

第二天中午,顾斌再次来到了校门口。此时正值放学时间,他远远就看见周莲在朝这边走来。

周莲边走边和旁人谈笑着,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顾斌丢下手中没抽完的烟,正想上前迎去,突然间,他顿住了脚步。

因为他这时才看清,走在周莲旁边,正和她轻声谈笑着的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伙子……

一阵风吹了过来,掀起了周莲一缕头发。那个小伙子忙伸出手,轻轻将周莲被风吹乱的发丝捋到了她的肩后,而周莲则扭过头回报给他一个甜美的笑容。

两人肩并肩走着,笑着,眉宇间满是甜蜜,很快就走出了校门,谁都没有注意到校门外呆呆站在那里的顾斌……

二人愈走愈远,背影渐渐变成了两个小小的黑点,继而消失在了顾斌的视线里……

黑沉沉的夜幕下,顾斌站在周莲家的小楼外,盯着二楼一亮灯房间窗户上的剪影,久久凝视着……那是周莲住的屋子。

在第十只烟头落地的时候,顾斌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朝那间窗户掷了过去。

石子打在窗户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正坐在窗边看书的周莲听到响声后站起身打开了窗户,望向了窗外,迎上了顾斌那双布满红丝的眼睛……

周莲走下楼去,周家父母正和几个邻居在一楼大屋打着麻将,“这么晚,你干嘛去?”周母抬头看见女儿要出去,随口问道。“没事,屋里有点闷,我出去透口气就进来!”说完,周莲就越过了麻将桌,走了出去。

“这么晚,有事吗?”周莲向顾斌问道,她的目光落到了地上,看到了那一地的烟头。

“我问你,今天白天跟你走一起的那个家伙是谁?你们是什么关系,怎么我看你们好像很亲密的样子?”顾斌嘶哑着嗓子,单刀直入道。

“要你管?”周莲回了一句,随即发觉有些不妥,马上道:“他是和我一个学校的老师……”,“老师?”顾斌打断了她的话,“我看没那么简单吧,你该不会是和他好上了吧?”。

“是啊,我是和他好上了,怎么了?”周莲索性挑明了。

顾斌气急,上前一步拽住了周莲的肩膀,大声道:“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难道我们曾经的感情你都忘了吗?”。

周母的耳朵极好,在屋内似乎听到了些响动,忙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喊道:“阿莲,阿莲,你在和谁说话?”。

顾斌闻声松开了手,往暗处跑去,他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告诉你,我不会死心的!”。

周母走出来,只看见了一个即将消失的背影,她扭头问女儿:“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哦,没谁,以前的一个老同学。走吧,回屋吧!”周莲揉着被顾斌捏痛的肩膀往家走去,周母跟着后面,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回屋后继续坐下打起了麻将。

夜里,周莲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顾斌的态度她已经看到了,她很清楚地认识到对于此事顾斌绝不会善罢甘休,而自己和李东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今后和李东的感情。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此刻,已是四更,天空隐约有了一抹亮色。山中多雾,周莲抬眼望了望窗外黑沉沉雾色,长叹了口气,翻了个身……

顾斌每天下班后,就是去找周莲。有时去她的学校,有时在她回家的路上。

周莲不胜其扰,多次劝告他,两人之间的事早已成过往,不要继续纠缠。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不如立即放手去追逐自己的新生活。

但顾斌是个认死理的人,对周莲所说的这些话根本听不进去,还是一如既往地纠缠着她。

一方面是顾斌的步步紧逼,一方面是李东的毫不知情。周莲不敢将此事告诉李东,她不想让两人之间因为这些事情在今后的生活中产生隔阂。

左右为难中她成夜成夜地睡不着觉,每晚只有借助药物才能睡着一小会。一段时间下来,她变得肤色蜡黄,毛色无光,整个人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

细心的李东发现了周莲的憔悴,他追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有事一定要对他说,千万不要瞒他。

周莲强撑起笑容,告诉他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最近没休息好而已。李东这才松了一口气,和她商量着要是周五没什么课,就一起请假去镇上照相馆把结婚照给拍了,周莲点头应允了。

周五的晚上,顾斌和几个朋友在一家小饭馆里喝着闲酒。喝着喝着,其中一人突然冒了句:“顾斌,我今天在镇上看见以前和你特别要好的那个女孩,就那个长的小巧玲珑的,叫周什么的,我看见她和一个男的在照相馆里拍结婚照。哎,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听到这,顾斌坐不住了,拿起外套就往外面冲去。一桌余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

顾斌心急火燎地一路小跑来到了周莲家,他站在院门外,发现只有周莲的房间里亮着灯。他来不及想太多,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就朝周莲屋的窗户掷了过去。

听到响声后周莲打开窗户看到了站在院外的顾斌,她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厌恶,她强忍着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反感,走下楼去。

“听说你今天跟他去拍结婚照了,你要结婚了?”周莲刚走出院外,顾斌就急忙连声问道。

“是啊!”周莲的语气很平静,“那我要是不让你跟他结婚呢?”顾斌逼问道。

“呵呵,我哪怕不跟他结婚,也不会和你结婚的!”周莲嗤笑道。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见顾斌的拳头挥了过来,砸在了周莲的眼眶上。

周莲“啊”了一声,蹲下身用手捂住了眼睛。顾斌吓得忙上前去查看,他抓住周莲的一只手不停地往自己身上捶打着,“对不起,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我刚刚喝了点酒,没控制住自己。你打我,打我吧……”

周莲捂着眼睛,没吭声,此时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刚刚是我错了,对不起!我听说你要结婚了,心一急,就……原谅我,阿莲,别跟他结婚好吗?还记得曾经我们之间那些美好的时光吗,我真的很喜欢你,让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行吗?”顾斌的目光热切而真挚,眼角也早已湿润了。

周莲站起身,轻声对他说道:“有什么话进屋说吧,家里人都出去打麻将去了,就我一个在家。”说罢转身就走,顾斌闻言大喜,忙跟在她身后往院内走去。

进了院上了楼,顾斌来到了二楼周莲的房间。他在书桌前的凳子上坐下,随手翻看着周莲摆放在桌上的书。

周莲走到一旁,拿起放在柜上的茶瓶给顾斌倒水。水倒进杯中,热气氤氲而升,迷糊住了周莲的眼……

在这个瞬间,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蹿上了周莲的脑中,或许这个念头在她的内心深处早就扎了根……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是下意识地从柜下的抽屉里摸出一个药瓶,那里面是她每晚都要服用的安眠药……

“喝点水吧!”周莲把水杯递给顾斌,顾斌微笑着接过杯子,并没有注意到周莲的手正在微微颤抖着……

顾斌端着杯子,喝下了几大口。之前喝了一些酒,现在他确实有些渴了……

“阿莲,我俩重新开始吧,你和他的事我可以不计较,我们……”顾斌边说边挨紧了一旁的周莲,伸手扳住了她的肩膀,然后低头吻向她的唇……

周莲奋力反抗着,她拼命扭着头不让顾斌的嘴碰到她。顾斌急了,正想用力反剪住周莲的双手,突然感觉脑子一阵发蒙,视线也模糊了起来,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接着就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顾斌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周莲捋了捋前额凌乱的头发抬眼环顾四周。当她的目光触及到墙角的一捆废弃电话线上时,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浮上了她的嘴角……

电话线缠在了顾斌的颈上,回想起自己因顾斌步步紧逼而彻夜难眠的日子,一股极强的怨气瞬时涌上了周莲的心头,她不禁加大了手下的力度……

许久之后,周莲回过神来,低头望向顾斌,这才惊恐地发现他的身体早已凉透了……

“我,我杀人了,我怎么会杀了他呢?杀人是犯法的,是要被枪毙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黑暗中,她呆呆地坐在地上那具冰冷的尸体边,一动也不动……

窗外,四下里弥漫着浓浓的雾气。那一团团的,黑如墨汁的雾气,仿佛来自地狱……

她甚至连在外面打麻将的父母是何时回来的也不知道,就这样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直到天色微亮……

周莲把顾斌的尸身挪到了床下,然后下楼简单洗漱了一番后出了门。

她直奔街上,买了一把肉斧和一把锋利的剪刀,然后快速赶回到家。

对麻将痴迷到极点的周家父母一大早就出了门到约好的邻居家玩去了,这也给周莲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两天的功夫,顾斌这个一米七五左右的汉子就被个子不足一米六的周莲用肉斧和剪子给分成了数块大小不一的零零碎碎……

周莲将尸块装入了几个红蓝胶丝袋中,然后拉上了阁楼,在袋上覆盖了一些杂物后,就离去了……

房间的地板上并没有留下多少血迹,周莲用心拖了几遍,然后用装潢房子时剩下的清漆给地面薄薄涂了一层……

漆,干得很快。屋内四处弥漫着淡淡的松香水味,周莲倒在床上,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浊气……

周莲顶着一个乌青的眼圈来到学校,有同事还关心地上前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周莲只是哈哈一笑,以自己在家搬东西时不小心撞上了桌角为由给随意搪塞了过去。

顾斌失踪后,他的家人也曾多次找过周莲,说有人在顾斌失踪当晚与其一起喝酒时提及到周莲,接着顾斌就怒气冲冲地走了,此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面对顾斌家人的询问,周莲神色平静地告诉他们,顾斌那晚确实来家找过她,但当时两人口气都比较冲,顾斌一时气急说要离开这个伤心地,有可能他是跑到外地打工缓解心情去了。

对于这样蹩脚的措辞,顾斌的家人居然深信不疑。从那之后他们只是一味地托村里去外地打工的人在外帮忙打听顾斌的消息,而再没去找过周莲……

几个月后,周莲和李东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因为李东没房子,所以婚后他和周莲就暂居在周家,也就是顾斌被害的那个房间里……

漆黑的夜,空气如死寂般凝固不动,睡梦中的周莲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浑身冷汗淋漓,而旁边睡熟的丈夫却浑然不觉,发着微微的鼾声……

像这样的场景究竟发生过多少次了,周莲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一口闷气从胸口窜出,她仰起头往上看去,隐约听到隔着顶上那一层薄薄的天花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


www.btgtea.com www.btgtea.com
推荐
·迷雾惊情
·出身良好并不等于必然成功。
·眼珠子
·论“思考”
·劳动都光荣
·怪谈之洗头师21
·一个要求
·明湖中的女尸
·固执已见
·谁的泥房
排行榜
·迷雾惊情
·出身良好并不等于必然成功。
·转圈圈的猪
·三个棺材
·吓死了二十五人的葬礼
·眼珠子
·死人的来电
·布娃娃的鬼故事
·五腿野牛与丹顶鹤
·白头翁和婴母
图片
吓死了二十五人的葬礼
死人的来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站导航   |   网站留言   |   本站招聘